当前位置:首页 - 木棉培训

第二期外来工社会工作学习坊顺利举行 社会组织联合探索外来女工生殖健康服务

208


5月6日,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广州市妇联综合大楼组织召开了一场关于如何开展外来女工生殖健康问题与服务的研讨会,近十家珠三角地区的社工机构代表、高校老师与记者参与了此次会议。这次会议是木棉与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外来工社会工作学习坊的第二期。

木棉作为一家省级社工机构,以“团结互助,共创幸福”为主旨,在服务中发现外来女工生殖健康状况不乐观的处境,发起了外来女工生殖健康改善项目,并通过调研与研讨会的方式,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外来女工在生殖健康方面的状况,推动更多社工机构一起参与,共同推进外来女工的生殖健康状况的改善。

会上,木棉发布了外来女工生殖健康状况的报告,呈现了外来女工在生育、避孕、人流、经期、妇科疾病等方面的生殖健康处境。报告指出,在珠三角地区,女工生殖健康状况堪忧,近8成女工有妇科方面的不适,且超7成女工遇到妇科不适时就诊,近6成女工没有定期的妇科检查。同时近8成女工在经期会有各种不舒服,但近七成女工在经期不适时会默默忍受,坚持上班。在避孕方面,由于没有做好避孕措施,女工意外怀孕和人工流产率亦居高不下。另外,仅2成女工享受过产假。而这背后,又与女工的经济状况、社会保障制度、工作制度以及医疗与生殖健康服务资源不足等因素息息相关。

对此,深圳女工小平和晓兰也现身说法,说出了自己这几年在生殖健康方面的遭遇。小平在外打工十几年了,在各个行业都工作过。她提到工厂的夜班、化学品、噪音、粉尘这些因素长期威胁女工健康,她因为上夜班,月经不规律,量也时多时少,她说“来月经也烦,不来月经也烦”,而在生育方面,因为不懂相关知识和权益而选择辞职,无法享受产假。

“我之前在一个电子厂上过班,因为集体计件和上厕所要离岗证,我们很多女孩子上班的时候,我也是,都基本上不上厕所,等下班了才去,如果来月经痛经的话,也要忍着把产量完成才好请假,不然会被老员工说,”晓兰说。

深圳市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也分享了深圳流动女工生育保障的状况,调查指出,2015年深圳外来女工生育保险参保率仅为7.8%,58%不知道有生育保险,66%的生育女工自愿离职,而自愿离职背后是生育保险和孕期保护的普遍缺失。另外,因为城市的孕前检查费用以及生育费用偏高,半数女工选择回家生育。由此,她们呼吁政府能够加大宣传,推广和落实相关的政策。

外来女工深受生殖健康的困扰,为此,社会组织该如何开展女工生殖健康的服务呢?经过讨论,大家总结了三个方面的服务思路:一是免费的讲座以及义诊、咨询服务;二是通过宣传提升健康意识;三是通过政策倡导来推动政策层面的改善,如来自深圳手牵手工友服务部陈燕娣分享了最近几年推动月经假的立法的工作经验,东莞毅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与深圳市罗湖区半枝莲同城姐妹关爱中心也分享了各自在几个方面开展服务的经验。

在分享过程中,毅行和半枝莲都指出社区资源少,周边医疗链接难,机构之间合作少的服务困境。为此,与会的十多家社工机构代表达成共识,加强机构间资源链接和整合,以更好地促进外来女职工生殖健康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