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木棉培训

外来女工社会工作学习坊成功举行

208


为推动女工服务的进一步发展与女工服务者的相互交流,11月6日至8日,第四期女性社会工作学习坊暨外来女工社会工作工作坊在深圳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顺利召开。

本次工作坊邀请了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宋少鹏教授、香港理工大学的蔡雪华以及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深圳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等资深女工工作者,从理论分析、介入手法、经验分享与现场工作坊多方面进行深入交流,活动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38位来自不同高校与社会组织的成员参与。

整个活动从小组讨论女性在家庭、工作与社会面临的问题与原因分析开始,每个组深入分析了女性在这三个空间不同的境遇,包括家庭暴力、情感劳动,家务价值不被重视、就业歧视、职业危害、性骚扰等,大家各抒己见,深入探索这些背后隐藏着的原因,一是男权思想大于女权思想,很多女工深受传统男权思想的影响;二是国家对于女工的社会福利投入不足,在法律政策没有考虑女工的特殊性,三是女工的流动性较大,社会资源与支持网络缺失,女工的群体意识差等。

IMG_20151107_173408.jpg

宋少鹏教授则从阶级与性别两个视角梳理大家分析的现象与原因,她首先分析了谁是女工,她认为身份背后涉及的文化与阶级两个层面的问题,文化上承认了的身份是不够的,还要深入发掘深嵌在里面的结构性问题。她用资本主义父权制来概括现行女工面临的体制,女工处在资本与男权编织的关系当中,资本会利用、吸纳在地的各类不平等制度为其服务,她说只有当我们探索清楚了这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我们才能知道我们想要努力的方向,她认为妇女解放是摆脱一切压迫体制,通向人类彻底的解放必要的一部分。

20151106_145114.jpg

面临如此多的问题,作为女工服务者,怎么才能切中女工的需求,选择合适的介入策略呢?每个小组通过讨论,大家不约而同地认为,首先要满足女工的安全需求,在家庭、工作以及公共空间都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其次是在经济上的需求,在工资待遇以及其他权益上需要得到保障,还有自我意识的提升、自我实现、情感与归属要求等方面的个人与生活上的需要。

蔡老师用大拍卖的方式,让小组用手中的钱来购买自己最想要的工作手法,意识教育成为全场价位最高的工作手法,获得高价的还有建立女工小组、提供托儿服务、另类经济合作社等等,场面非常激烈。随后蔡老师梳理了在个案、小组、社区以及社会这四个层面回应的问题、介入策略与工作手法,帮助大家梳理清楚工作的思路,并探索多样的工作手法与更加广阔的工作空间。

 工作坊还邀请了七个机构分别介绍女工服务的经验,包括女工权益、女工职业安全健康、女工生殖健康,以及女工戏剧、社区经济与发声,同时还将不同的经验用工作坊的形式,现场带大家亲身经历一遍,参与式的方式让大家受益匪浅。

工作坊最后一天是在清湖社区学堂的参观,清湖社区学堂的互助会、女工小组、工人乐队丰富多元的活动深深地打动了大家,不少学员表示收获很大,将会考虑将互助的理念与工作手法带回到自己的工作场所当中去。